永济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雀巢哈巴國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41:03 编辑:笔名

  摘要:不管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个体内部,总存在着善与恶的较量至于孰胜孰负,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价值导向 迷迷糊糊中,似乎有東西從手臂爬過,細長,冰涼而且緩慢,無力地睜開雙眼,他頓時嚇得心驚肉跳了:那是一條響尾蛇,長約五六尺,腹部白色,背部則是紅黃相間的環在阳光的照耀下,白的耀眼,黄的鲜艳,红的邪恶它吐着信子,昂着硕大的三角形脑袋,悠闲地往前爬去翘起的角质环,正唱着死亡的颂歌他抑制住内心的恐惧,敛气凝神,不敢有一丝的动作,甚至呼吸,甚至心跳那是一段饱受煎熬的时光,时间就像隆冬的江河,凝固了,不再向前

  慢慢地,响尾蛇终于离开自己向前去了在距离七八米远的时候,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却发现响尾蛇突然又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他差点儿吓昏过去,赶紧闭上眼睛,心想:今天必是自己的归西之日了大概又过去半个多小时,身边不再有任何声响,以至风儿也不再吹过,他才缓缓地、得了大赦一般睁开眼眸天空湛蓝,偶尔有丝丝白云飘过;红日高悬,阳光刺眼再看四周,却是一片荒寂:没有房屋,没有树木,在散布着泛着微光的动物尸骨的无垠的黄沙之中,能代表生命的只是零星地点缀着的几棵仙人柱他想抬起手臂,手臂酸痛;运动腿脚,腿脚酸痛;待要抬头,却沉重而且无力他只好依旧躺着,努力回忆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死亡之地的

  今天早上,吃罢早餐,他兴致勃勃地随剧组上了飞机去纽约拍摄外景约莫过了三四个小时,飞机遇到了一股超强气流四面电闪雷鸣,漆黑一片,然后便是剧烈地震颤那时,机舱里叫声一片,哭声一片,而他只是紧紧抓着坐在身边的林导的手再后来,只听得一声巨响,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假如飞机失事,落下的地点应该是大海,怎么会是沙漠莫非自己死了,来到了阴曹地府”想想看到的响尾蛇,想想自己酸痛的手脚,想想炎炎烈日,似乎也不是那么其他人呢他顾不得许多了,翻过身来,放眼四望,除了离他十几米远的地方躺着的一个外,什么也没有

  忍着疼痛,他奋力爬过去待到了身边,才发现那是林导他的身上、脸上、头发上全是沙子脸颊上有伤痕,但是由于阳光的炙晒,血液已经凝结成了褐色的斑块衣服已然破了,露出了肚脐及晒黑的手臂;一只脚上有鞋子,另一只脚上的却不知去了哪儿他把手放在林导的人中上,虽是微弱,但还有鼻息;摸摸他的胸口,心脏也还在跳动着他舒了口气,在林导身边躺下,一边用右手去掐他的人中连着好几次,人中上都有淡淡的血痕了,正担心他再也醒不过来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咳嗽声,然后睁开了他那双永远是色迷迷的小眼睛

  “水,水……”林导张开干裂的双唇,喉结动了动

  这时,他也觉着了自己的口干舌燥,便坐起来,摸摸两人的口袋,没有止渴的东西再看看四周,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瓶子他站起来,踉踉跄跄着过去,那是飞机上专用的一小瓶饮料

  捡来饮料,回到林导身边,倒了一些在他嘴里,自己也抿了一口

  “真舒服”林导说罢,便问他,“我们到纽约了吗”

  “没有我们在一片沙漠里”

  “你开什么玩笑,梁欣”林导看着他,笑道

  “没骗你,我们真的在沙漠里”

  “是吗”林导想坐起来,但是手一着地,便咧了嘴叫起来,“疼死我了”

  “飞机失事了,我们掉到了沙漠里”

  林导看着他,仰面躺着,眼里满是恐惧与悲伤“其他人呢”

  “没有其他人,就我们俩,也没有飞机残骸”梁欣看着前面,眼里没有一丝光彩

  太阳就要落下去了,鲜红而且浑圆整个沙漠在红光的笼罩下,显得柔和多了,只是依然酷热难忍沙丘就似一排排黄色的海浪,一波连着一波,此起彼伏着,神秘,悠邈,一直延伸到浩瀚的远方

  “那我们死定了”林导无助地看着高远的蓝天,哭出了声音

  “你起来吧,舒舒筋骨,看看是否伤着哪了若没的话,我们就走沙漠里昼夜温差大,一直躺在这儿,那可就真的死定了”

  林导伸伸手,动动腿,待确认无碍后,梁欣就扶他小心翼翼地起来,然后互相搀扶着向西方走去自然,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他们也未曾看到有人迹的地方两人在沙地上坐下,互相拥抱着,相约一人放哨一人睡觉,就这样熬到了天亮

  沙漠的日出是壮观的无边无垠的沙漠就像一个巨大的黄色圆盘,它上面托着一枚硕大的橙色蛋黄那蛋黄越来越大,越来越圆,越来越鲜艳,最后居然活过来了,跳出了圆盘,并且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沐浴着温暖阳光,原本瑟瑟发抖的身躯便似突然跃入了温泉中一般,全身顿时暖和起来而那巨大的蛋黄,让他俩想到了美味的早餐虽然明知口袋里空空如也,他们还是努力地去翻了一遍,自然什么也找不到最后只有咽咽口水,继续向前

  在热与渴的煎熬中,太阳又快落下去了从早上到现在就像进入了一个迷宫,走了这许多路,周围的景色根本就未曾有过变化:蓝天,白云,黄沙,仙人柱

  “我怕是要死了”

  “飞机失事都没死成,哪会这么容易死去呢”

  “要是有个鬼影也可作作伴儿,可这儿没有”

  “那不说明,这沙漠里还不曾死过人吗”

  “但愿如此吧”林导说着,突然指着远方叫道,“你看那儿,黄沙滚滚,怕是要起风暴了,我们得找个地儿躲躲”

  两人逃到一处沙丘后面,背风卧下;然后脱下上衣,包裹着脑袋,以免沙尘进入眼、耳、鼻中,一边看着沙暴,防范着然而,他们看到的并非沙暴,那是一支马队,后面跟着四五辆车车上装着许多金属制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我们终于得救了”林导高兴着,想站起来

  “等等,待他们近了再说吧在这沙漠里,万一遇到强盗怎办”梁欣摁着他,不让他起来

  “怎会呢”

  “我们是落难之人,小心点总不错”

  那队人马慢慢走近,他们终于可以看清楚了那些人个个戴着面具、手套,穿着黑衣黑靴他们骑马的姿势也极不寻常,一个个伏在马背上,嘴里衔着马缰;臀部恰似长了瘤子一般,高高隆起他们都不用马鞍,更别说脚蹬子了后面车上装载的闪闪发光的是一个个金桶金桶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或人物,或花鸟,或虫兽,栩栩如生更让人惊讶的是,赶车的是人面狗身的怪物

  看到这儿,林导便死心,准备再次忍受缺食的煎熬,忍受寒夜的煎熬

  到了下一天的早些时候,他们喝完了最后一滴饮料饥肠早已辘辘作响,可是沙漠却丝毫未作改变对于希望,林导已然放弃,只是在梁欣的鼓舞下,机械地往前挪着脚步

  将近中午时分,他们看见地平线上依稀出现了一座城市眼前的沙漠依然死寂,足下的砂子依然硌脚,头上的太阳也依然灼人,但是由于内心充满喜悦,全身也便充满了力量,脚步自然轻快起来

  待走到近处,他们发现所谓的城镇并不繁华美丽低矮的瓦房破败灰旧,所谓的高楼至多也只有四五层,土黄的墙漆在阳光下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最显著的特点便是城镇西部那林立的烟囱,根根粗壮高大,冒着浓烈的白烟那烟的白色不比白云,给人美好的想象,它们恰似在水里浸泡多日的死人的肤色,灰暗而且没有生机而那冒烟的烟囱,在广袤的沙漠里,更像一只只航行在大海中的轮船的烟囱随着距离的接近,房屋之间的树木也能看清了,甚至树上的花儿也能看清了,只是那花儿的颜色并不鲜艳,树叶也不青翠,全都笼上了一层烟灰,显得干燥而且肮脏他们最感兴趣的是从城外流过的小河,夏风吹过,微波粼粼,闪着迷人的光

  “去洗个澡吧”

  “有些脏呢”

  “怕什么我们的身体臭得就像只猪了我还想喝个够,填满空空如也的肚子”

  “我觉得有些肮脏,喝了只怕会生病”

  “人都快饿死了,还怕生病”

  “那……行吧”梁欣答道

  洗过了,喝够了,在温暖的阳光下,两人展开四肢躺下,然后眯上眼睛,沉沉地睡着了

  当梁欣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单蓝底白花的被单已经破旧,白色成了乳白,蓝色褪成了灰色,破的地方,打了其他布料的补丁;席子是旧的,暗黄色,有几个洞用风湿膏补上了瞧瞧头顶,没有天花板,在木板屋顶的缝隙里可以看见漏下的七彩阳光窗棂是木制的,没有镶玻璃;墙是木板的,没有刷油漆;地上铺的也是木板一张长条形的桌上放着一盏油灯,桌边堆着几本书,几张或高或低或靠背的椅子散乱地放在各个角落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精美的金桶,放在墙的一角这金桶与其他家什显得极不相衬他心中充满好奇,想过去看看这时,他看见门帘动了,进来一个男孩男孩约莫九岁模样,黝黑的皮肤;相对于瘦弱的身躯,脑袋有些大,但是一双浅蓝色的眼睛却显得明亮而且活泼他穿一条短裤,那肯定是别人穿过的,或是由大人的长裤改装成的,穿在他身上有些偏大梁欣伸出手示意他过来,那男孩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又转身向门外跑去了,一边欢快地叫着什么梁欣便没有起来,只是坐在床上,背靠着墙壁冥想

  过了几分钟,男孩又进来了,身后跟着其他几个孩子及两个大人,应该是他的父母吧两个大人走近梁欣,孩子们靠在门边,或躲在大人背后女人用手摸了摸梁欣的额头,笑着对男人说了些什么,男的便出去过了一会儿,他端进两个碗来:一碗稀饭,一碗青菜说是稀饭,充其量只能说是米汤;青菜也只是飘在汤上的几片白菜帮子男人把碗放在他面前的凳子上,然后看着他,只是笑;女人和孩子们也都看着他,只是笑他早已饿坏了,顾不得难堪,狼吞虎咽着,很快就吃完了吃罢,就向他们表示感谢;之后,就问林导的下落可是,他们并不懂他说的是什么梁欣比划着,他们也比划着,最终总算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梁欣知道了林导就住在隔壁一户人家里,便起床去看他

  林导已经醒了有了吃的,再加上睡过一觉,精神好了许多,虽然肚子也还是扁扁的两人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问房主,却讲不明白呆了一天,他们就打算离开主人自是挽留,他们却绝意要走了,一则主人自己贫穷,生活艰难;二则必须离开这里,找到回家的方法

  一路上,没见着树,没见着屋,自然也没见着人他们奇怪那次见着的城镇到底是真是假,他们奇怪他们见着的书对村人来说,到底有什么意义;更奇怪的是,每一户人家都贫穷,却都有一个精美的金桶四五十户人家,真正见着的却只有二三十人,那些人到底都去了哪儿了

  两人唠叨着,却不得其解抬头,猛然发现远方有一座城池心想,在那儿也许可以找到答案;最起码,在那里可以找到回家的方法想想,与家人失去联系应有六七天了,不知家人会急成什么样子,这下可好,可以让他们安心了走近之后,他们不禁大失所望

  这并不能算是城市,分明是一个巨大的粮囤,又像是某种动物的巨大的窝面积约有十几万平米,安装着无数窗户的高大的城墙上面覆盖着玻璃穹顶他们想从窗户往里看,然而窗户太高了,四边又没有石块之类可以垫脚的东西,只好作罢沿着城墙走去,正东方向有一个大门,高约一米五左右,城门之上写着“哈巴国”三个篆字边上又开一小门,只有八十厘米的高度,门敞开着,但没有士兵把守

  这是一个怎样的国家呢一米五左右高度的城门,莫非里面住的全是小人这城门为何又只是关着更何况,几乎完全密闭的城市里,人又是如何生存的呢他们俩面面相觑,百思不得其解

  “待我从小门爬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算了吧,这根本不是门,至多是狗洞”

  “不管怎样,毕竟是一个国家的都城怪是怪了点,也许可以问到一些回家的消息”

  “我看未必”梁欣说,“我们还是走吧”

  “干粮快吃完了,让我去试试吧俗话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又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早些时,你就是太保守,不肯出位,所以总没什么成就你就看我的好了”

  不待梁欣回话,林导便趴下身去这真的是不能当作城门的,三米左右厚度的城墙,七八十厘米的高度,在林导的心中,倒真的有狗洞的感觉,而且地面上还印有梅花似的足印,不过洞内倒是干净而且干燥的透过洞口,除了能闻到丝丝粪便的味道之外,并不能看到什么

  “算了吧,林导”

  梁欣说话的当儿,林导已伏在地上往里爬了当林导在另一边探出头的时候,梁欣突然听到了他的惊叫声:“梁欣,救我狗……人面……”他马上去拉林导的脚,可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拉出来;而且,他自己也正被一寸寸地往里拖去他觉着自己的膝盖擦破了,由于用力,不断地喘着粗气这时,耳边传来的是林导的痛苦叫声、巨大的犬吠声及马嘶声他甚至看到了正低头往外看的人面狗身怪物,他只好松了手,退了出来

  当他站起身来的时候,他看到城门正在慢慢地开启,便使出浑身力量转身逃跑等到跑出千米之遥,他已能听到后面的叫喊声了回头,马队已出了城门,跑似乎并不能跑掉,这时,他发现身边正好有一具牛骷髅,还有些干枯了的仙人掌残枝急中生智,他把自己埋进了沙中,并覆盖上骷髅及仙人掌残枝刚做好这些,马队已经来到跟前,并向前去了躺在那儿,他敛声屏气,不敢稍有动作过了一会儿,他感觉起风了,沙子不断地从仙人掌及骷髅缝隙中吹进来,打得脸上生疼,他只得闭了眼忍着没多久,马队也回来了,从身边过去,传来一阵阵的犬吠声

  共 854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用及其神话的色彩塑造了一个不同于人类的哈巴国主人公梁欣和朋友林导再一次旅美的空中飞机失事而落入一片荒漠地带,似海市蜃楼,在求生的过程中走进了哈巴国,在探求一个洞穴的时候不小心林导被捉去不能逃脱,幸而梁欣逃脱,在当地唯一的一户人家栖身,然而通过耳闻目睹,哈巴国的人都长得跟狗一样的面目,吃的最高级的食品是粪便,他们已然不属于人类,说的话也是犬类语言梁欣自己正在想办法逃出来找到回家的路,可是无意间却见到了被捉去的林导,他已经变成了犬类,讲述了自己变成哈巴国人以后的生活,称粪便为最佳食品,还规劝梁欣也加入哈巴国梁欣不从,林导便派人将梁欣也捉了去小说用怪异的想象讽刺了那些不能勇敢地面对社会事实和那些没有正确人生观以及价值取向的人,已经丧失了人格和尊严,成了非人类的异种,寓意十分深刻:苏庸平【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4:28:51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要有正确的人生观,有积极的价值取向,否则便会成为异类这样的讽刺太厉害,给人很深刻的地考问候作者 用一颗真诚的心交天下真诚的朋友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回复1楼文友: 17:40: 5 谢谢苏老师的编按及耐心点评祝快乐

  2楼文友: 16:15:5 写得好,文笔犀利,讽刺尖刻,从古到今都有这样的人,为了苟活、为了欲望,出卖同类,甚至愿意做汉奸做哈巴狗今天这种人也大有人在,他们是新时代的汉奸,出卖经济文化,出卖灵魂,出卖国家这种人就是作者老师抨击讽刺的人 做一张有字的纸,努力让上边的字有价值,因为纸寿千年

  回复2楼文友: 17: 8:5 当人格不再值钱,或者人格可以用来换钱的话,那么一个民族就有危险了谢谢文友夸奖周末快乐

  楼文友: 16: 2: 7 不管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个体内部,总存在着善与恶的较量至于孰胜孰负,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是价值导向赞

  回复 楼文友: 17: 6: 8 谢谢来访祝快乐

  4楼文友: 05: 9:49 值得欣赏,美文

  5楼文友: 12:05:04 新雀之巢,风景这边独好

  点亮心灯,藉慰心灵,

  倾心于审美和静观的写作,聚焦于心灵与情感的缠绵

  或许文学的光亮并不耀眼,但 即使灯光如豆,也能照亮人心,照亮思想的表情

  精神欢愉,使灵魂有光,使天地温暖,使生命芬芳

  让我们心手相携,站在巢中唱岀你自己的心声

  祝贺,您的精品美文已由《新雀之巢文学社团》典藏

  感谢您赐稿新雀之巢,祝写作快乐 鸟总是与梦想有关,因为它们在碧蓝高远的天空中飞翔;鸟总会被人们与天堂、神灵联系起来,因为它们有凌风的翅膀,是天空的灵魂

  6楼文友: 05:50:56 阅读江山文学佳作使我聚精会神读了远方老师的作品,看到了老师高水平的创作技巧,宏声为老师伸出我的大拇指发出一个又一个赞声我会常常读远方老师的优秀作品握手夏安

怎样检查维生素D的缺少
什么情况会导致尿失禁
脑梗死发病与哪些因素有关
冠状动脉斑块能吃通心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