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济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罗浮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一丝丝的疑虑

发布时间:2019-11-14 14:05:02 编辑:笔名

罗浮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一丝丝的疑虑

?“原来这下面居然还有一个能够通到紫金虚空的上古传送法阵…。”

“洛北师弟,你这件法宝居然是用乌昙金魔狼战车和昊天镜炼制而成…想不到连碧根山人这种怪物都为你所用。”

“采菽,想不到你已经改修了昆仑的道藏真元妙要,这可就相当于拿他们的刀砍他们了,呵呵。”

南天门珍宝阁中的一间密室之中,洛北、采菽、纳兰若雪、蔺杭、玄无奇、白洛仙子、赞西纳错分别坐在一张椅子上,交谈着。

数年未见,洛北、采菽、蔺杭、玄无奇四人实在是有太多话要说。

光是解释清楚洛北为什么是罗浮传人,却又成为蜀山弟子,以及四人这数年之间不同的际遇,就已经足足花了数个时辰。

但除此之外,昆仑和净土界现在的状况,蔺杭和玄无奇并不知道的这个南天门秘市,现在洛北和昆仑在这些交易市场进行的绞杀,紫金虚空的事,可以说的事却实在是太多了。

数个时辰下来,就连显得最为敦厚拘束的赞西纳错都和众人熟稔了不少,话也似乎多了起来。

……

“洛北掌教,你修的功法为何可以施展其它诀法的术法?”说着说着,赞西纳错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修的妄念天长生经的真元,和我所知的功法都不相冲,所以其它功法的术法都能施展。”洛北解释道。

“妄念天长生经…只要修了这一门功法,其它功法的术法也可以用这真元激?!我真是孤陋寡闻了,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这样一法通万法的功法!”赞西纳错极其震惊的说道,“而且以洛北掌教如此年纪,就有如此修为,这道功法修炼的度如此之快,看来你们罗浮宗真可以算得上是当世第一宗门了!”

“据我所知,罗浮宗之前的宗主,也不都是修这门诀法的。按理说这门功法如此强大,各代宗主都应该会选择修炼这门功法才对,又怎么会修炼其它诀法,难道修炼这门功法还有其它限制么?”白洛仙子也忍不住说道。不知不觉之间,在场的人却是开始说起洛北的功法起来。

“倒也不是有其它独特的限制。”洛北苦笑着摇了摇头,“但是这门功法修炼起来却是不像赞西纳错你说得那么快的。这门功法的弱点反而就在于修炼的度极慢,而且修炼时是不停的破碎经脉,淬炼强化肉身的,修炼时真元每运转一个周天都是十分的痛苦,反正我一开始修炼时,最多只能支撑十数个周天就坚持不住了。我现在能有这样的修为,也只是因为后来的一些际遇、巧合。”

“真元运转每一个周天都要承受经脉破碎之苦?”洛北此言一出,就连采菽和纳兰若雪都是忍不住心中一震,因为之前她们也未仔细问询过洛北修炼方面的这些细节。而她们也都经过许多大战,经脉也都受过创伤,自然知道体内经脉、内腑破碎是如何的痛苦。要修炼时一直处于这样莫大的痛苦之中,这想起来就都是件令人头皮炸的事。

“原来这门功法的修炼进境是极慢,所以其它的罗浮传人才选择其它功法。”赞西纳错看着洛北,问道:“那洛北掌教现在已经修到什么境界了?看洛北掌教惊走那昆仑前辈…真元修为比那已经到了元婴后期修为的昆仑前辈似乎还要强上不少的。”

“洛北师弟,难道你已经到了渡劫期的修为了?!”玄无奇和蔺杭的修为在众人之中最低,其余的人大致可以感觉得出洛北的修为,而两人却只是感觉得出洛北的修为比自己强出许多,并不能判断得出洛北的大致修为,只是觉得洛北可能也到了元婴后期的修为,此刻听到赞西纳错的这句话,两人顿时吓了一跳。毕竟现在的修道界中,元婴期修为的人还能数得出一些,但渡劫期修为的人就是凤毛麟角。距离世间所有修道者心目中至高无上的渡劫真仙已经只差一步了。

“我的真元修为大致相当于元婴后期的真元修为吧,只是我这功法比较特殊,体内可以存储的真元比一般的修道者要多出许多,所以若是对上渡劫期修为的修道者,倒也不一定吃亏。”

“元婴后期的修为吗?”赞西纳错眼光一闪,旋即又显出了心悦诚服的神色,“看来洛北掌教心念、意志远非常人可以企及,经脉破碎的痛楚都可以等闲视之,修炼起来突破进境对于洛北掌教来说也是不难了。”

“这不是心念、意志强大就可以的。”洛北苦笑着摇了摇头,“修到第七重后,要再进阶的话,就要真元、神识一齐破碎,再重新凝聚。我到现在也只不过机缘巧合突破到了第八重而已。”

“真元、神识一齐破碎?!”

已经知道的纳兰若雪还好,其余不知道的蔺杭和玄无奇等人全部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不就相当于将修炼身外化身诀法的人的身外化身全部打散一般么?对于修炼身外化身的人来说,身外化身被打散,那就是已经死去了。

“破碎、重生,破而后立,神魂、意念、真元得到彻底的淬炼,重新凝聚之后将会更加的强大,这套功法的道理的确不错,但是却实在是太过凶险了!万一无法重新凝聚神念,那就是真正的神魂俱灭了!”赞西纳错的脸色也微微的变了一变。

……

……

“洛北师弟

,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做?”又闲谈了许久之后,玄无奇看着洛北问道。

“我就在这些交易市场继续和昆仑纠缠,碧根山人的天辰银针炼制或许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我接下来应该会去花教轮萨寺。你们都已经到了金丹后期的修为,就现在净土界静心修炼,有通天妙树之助,你们修炼的度也会比原先快上许多的。我们现在不可能进攻昆仑,只有设法增强自己的实力。反正我有妖王莲台在手,就算花教要大动干戈,倒时可以通过妖王莲台让你们从净土界过来相助的。”

洛北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显然这些他已经早就在心中考虑好了。而看到玄无奇和蔺杭点头之后,洛北又转头看着赞西纳错道:“赞西纳错,你有什么打算?”

“若是洛北掌教允许的话,我想去净土界看上一看的。”赞西纳错说道。

“这自然可以,只要不对净土界其余的修道者加害之心,天下无论谁都可以进入净土界修炼,这原本就是我设立净土界的意思。”洛北摇了摇头道:“不过现今这净土界也最多只是一些迫于昆仑势力,生拍被昆仑所害的修道者的庇护所而已。”

“洛北掌教若是去花教之时,也可以叫上我一起的。”赞西纳错点了点头,又道:“花教毕竟也是密宗的一支,和我敕勒宗也有些渊源,到时我说不定能帮着劝说一二。”

“这样就最好了。”洛北点了点头,“那到时就麻烦你和我去一趟轮萨寺吧。”

……

数个时辰之后,南天门外的一处山谷之中,洛北收起了妖王莲台。

“洛北,以碧根山人的手段,天辰银针最多再有两三天便可以完成了,你为什么对玄无奇他们说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而且你明明在煌天神塔得到了不少东西,却是根本没有说遇到怀玉和陈青帝他们的事,连煌天宗的封地都没提到,只是说你现了不少材料和这颗银色珠子。”妖王莲台底下传送法阵的黑色光芒才刚刚完全消失,站在洛北身边的纳兰若雪就看着洛北,忍不住问道。

“这话我不是说给我玄无奇师兄听的,而是说给赞西纳错听的。”洛北看着纳兰若雪答道。

“故意说给他听的?”纳兰若雪和采菽都有些惊讶的看着洛北,“难道你怀疑…。”

“我心中总有些感觉不对…。”洛北微皱着眉头,右手一动,却是拿出了那颗奇异的银色珠子,“回来之后,我们谈论起这颗珠子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他看见这颗珠子时,神色有些异样,似乎好像对这珠子有些了解一般,但是之后他却也和白洛仙子她们一起说不知道。之后他问的问题,也都是有关紫金虚空、我个人功法和修为的问题,尤其对我的修为和功法问得十分清楚。而且他怎么会恰好出现在梅山的…我希望是我多心了,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小心些,若是我错了,日后我自然会向他道歉。”

纳兰若雪和采菽也慢慢皱起了眉头。先前因为赞西纳错可以说是救了玄无奇和蔺杭的关系,两人对赞西纳错是百分百的信任,根本没有想到别的什么,但是听此刻洛北这么说,两人的心中却也是不由得生出了许多疑虑出来。

“以昆仑的实力,早就可以将我们随意捏死,若是我们在逃出七海之时,不派屈道子和幻冰云他们来对付我们,直接派祁连连城过来,我们早就死了,他们很多时候都只是轻敌,认为派出的人已经足够轻易杀死我们,否则我们不可能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所以我们最好让凰无神永远都弄错我们的真实实力,不知道我们的变化。”洛北顿了顿之后接着说道,“天道大丹若是不在一个月之内服用,药性就会开始流失,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我要试着看看能不能将妄念天长生经突破到下一重境界。”

淮安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深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本溪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山东省莘县人民医院
镇江牛皮癣医院